您的位置:yabo.com > 亚博体育手机APP > 却不至于橡西方形而上学那么枯燥,邓晓芒教授

却不至于橡西方形而上学那么枯燥,邓晓芒教授

2019-10-02 08:48

  亲爱的孩子,你从北美回来后还没来过信,不知心情如何?写信的确要有适当的心情,我也常有此感。弥拉去弥阿弥后,你一日三餐如何解决?生怕你练琴出了神,又怕出门麻烦,只吃咖啡面包了事,那可不是日常生活之道。尤其你工作消耗多,切勿饮食太随便,营养(有规律进食)毕竟是要紧的。你行踪无定,即使在伦敦,琴声不断;房间又隔音,挂号信送上门,打铃很可能听不见,故此信由你岳父家转,免得第三次退回。瑞士的tour[游历] 想必满意,地方既好,气候也好,乐队又是老搭档,瑞士人也喜爱莫扎特,效果一定不坏吧?六月南美之行,必有巴西在内;近来那边时局突变,是否有问题,出发前务须考虑周到,多问问新闻界的朋友,同伦敦的代理人多商量商量,不要临时找麻烦,切记切记!三月十五日前后欧美大风雪,我们看到新闻也代你担忧,幸而那时不是你飞渡大西洋的时候。此间连续几星期春寒春雨,从早到晚,阴沉沉的,我老眼昏花,只能常在灯下工作,天气如此,人也特别闷塞,别说郊外踏青,便是跑跑书店古董店也不成。即使风和日暖,也舍不得离开书桌。要做的事,要读的书实在太多了,不能怪我吝惜光阴。从二十五岁至四十岁,我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日!

第07集)第007讲神的存在_否认神存在的不同立场-当代对神错误的观念-神不过只是抽象观念的位格化

微信ID:sanlianshutong

  近几月老是研究巴尔扎克,他的一部分哲学味特别浓的小说,在西方公认为极重要,我却花了很大的劲才勉强读完,也花了很大的耐性读了几部研究这些作品的论著。总觉得神秘气息玄学气息不容易接受,至多是了解而已,谈不上欣赏和共鸣。中国人不是不讲形而上学,但不象西方人抽象,而往往用诗化的意境把形而上学的理论说得很空灵,真正的意义固然不易捉摸,却不至于橡西方形而上学那么枯燥,也没那种刻舟求剑的宗教味儿叫人厌烦。西方人对万有的本原,无论如何要归结到一个神,所谓God[神,上帝],似乎除了God[神,上帝],不能解释宇宙,不能说明人生,所以非肯定一个造物主不可。好在谁也提不出证明God[神,上帝]是没有的,只好由他们去说;可是他们的正面论证也牵强得很,没有说服力。他们首先肯定人生必有意义,灵魂必然不死,从此推论下去,就归纳出一个有计划有意志的神!可是为什么人生必有意义呢?灵魂必然不死呢?他们认为这是不辩自明之理,我认为欧洲人比我们更骄傲,更狂妄,更ambitious[野心勃勃] ,把人这个生物看做天下第一,所以千方百计要造出一套哲学和形而上学来,证明这个“人为万物之灵”的看法,访佛我们真是负有神的使命,执行神的意志一般。在我个人看来,这都是vanity[虚荣心] 作祟。东方的哲学家玄学家要比他们谦虚得多。除了程朱一派理学家dogmatic[武断]很厉害之外,别人就是讲什么阴阳太极,也不像西方人讲God[神]那么绝对,凿凿有据,咄咄逼人,也许骨子里我们多少是怀疑派,接受不了大强的insist[坚持], 太过分的certainty[肯定]。

我们上两节第五跟第六节用了几个图来解释,凡事不从圣经作出发点的,凡是不以圣经和圣经里那位耶和华那位自我启示的神,凡是不是以真神做我们的真理的来源、真理的标准的话,人所想出来的所谓真理、所谓哲学,都肯定是抽象的。想出来的神,要就是有限而有位格,或者是无限,所谓无限,但是没有位格的。就算是无限、有位格的,在犹太教、天主教那里,也有他的参——特别是犹太教不相信三位一体。

『生活需要读书和新知』

  前天偶尔想起,你们要是生女孩于的话,外文名字不妨叫Gracia[葛拉齐亚]①,此字来历想你一定记得。意大利字读音好听,grace[雅致]一字的意义也可爱。弥拉不喜欢名字太普通,大概可以合乎她的条件。阴历今年是甲辰,辰年出生的人肖龙,龙从云,风从虎,我们提议女孩子叫“凌云”(Lin Yunn),男孩子叫“凌霄”(Lin Sio)。你看如何?男孩的外文名没有inspiration[灵感],或者你们决定,或者我想到了以后再告。这些我都另外去信讲给弥拉听了。(凌云=to tower over the clouds,凌霄= to tower over the sky,我和Mira[弥拉] 就是这样解释的。)

圣经里所自我启示的神,第一是无限的,无限的、永恒的。第二他是有位格的,第三,他是三位格的、三位一体的。所以在第12页,一位有限有位格的神,那里得有一句话他说:the idea of finite God,有限的神这个观念不是新的,就与多神论一样的那么古老。什么意思呢?就是自从人类背叛上帝,不愿意以上帝为上帝来敬拜他、以上帝来带领他的思想,上帝就是我们真理的来源、内容、标准等等,人就制造假神。这个假神可能是多神论的假神,可能就是一个有限的神包括在哲学里的神,the idea fit in with Polytheism这个有限的神与多神,是那个宗教多元,都是出于同一个来源的.可是一个有限的神,就跟哲学里的一元论不一样,也是跟神学里的和的正统基督教的一神论,不一样。

“哲学史方法论”是武汉大学哲学系三十余年来的经典课程,由哲学系老前辈萧萐父、陈修斋、杨祖陶等人创立。该课程的学术信念是,按照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把哲学史和哲学看作是一致的(即历史和逻辑的一致)。邓晓芒教授在授课过程中将这一古典哲学传统与西方现代哲学,特别是胡塞尔现象学的新思路进行了融合,并致力于使学生们意识到,现代西方哲学并未与“古典”哲学脱离,而恰恰是它的存在使古典哲学中的精华得以展现自身生命的全部潜能。

好,我们来看这句话,我们看来这几个图之后再回到这句话。有限的神与哲学里的一元论不同,因为哲学里的一元论首先用我们这四个图的第二个图来说,这个哲学里的一元论,是在讲神人合一,可以说是这个图的右上——就是非基督徒的不合乎圣经的超越,然后到我们的第三个图里面的哲学里的一元论,那个神可以说是无限的、非位格的,也可以说是有限的、非位格的。哲学里的一元论那个神,肯定在非位格的。

本课程讲稿《哲学史方法论十四讲》一书初版于2008年,本次再版,作者对全书进行了整体修订,并补全了原“第十三讲”中未完成部分,使讲稿拥有了更完整的面貌。今天的微信摘自“第十四讲 中国百年西方哲学研究的十大文化错位”,微信篇幅所限,节选发布。

那为什么我又说是无限又说有限呢?因为他神人合一,神就是这个世界,假如你认真的接受他这句话,神就是世界,神就是人的——那他的神是有限的。但是他标榜他的神是无限的。

文章版权所有,转载请在文末留言

听懂了吗?再来一次,什么叫的哲学的一元论?就是上帝,就是一,上帝就是世界。也就是我们今天的新纪元,也就是印度教,也就得到道家哲学里面的那个神就是自然界、天人合一。

中国百年西方哲学研究的

一元论所标榜的,是一个无限的……但是他既然说神与世界、神与宇宙是同样、同样的一码事,所以他的神,可以说是有限的、也是无位格的。然后来这里说,有一句话,中文没有的:与哲学的一元论不同,与一神论也不同。那当然所有的有限的神与圣经的一神论,就是圣经里耶和华的不一样的。有限的神,我们在第三个图,就是说下面的有限的、有位格的或者有限的、无位格的。我们先假设它是有限的,有位格的。那跟圣经的神九什么不同?很明显,圣经的神不有限的,圣经的神是无限的,而且是有位格的,而且是三个位格的。

十大文化错位

再来一次,有限的神,他可能是有位格的,但是绝对就不是圣经里的神。所以自由派神学里的神,就不是真神。我再说一次,自由派神学,否认圣经里的神迹,否认耶稣是神,或者巴特的新正统神学,我们会继续讲马特的。那还有呢?还有今天的福音派,有些神学教授开始不承认圣经里的神迹了。那他们的神归根究底是一位抽象的、有限的神。他认为那个神是有位格的,但是假如我们不相信圣经里的神迹,说旧约的那些神奇是神话,那究竟我们所相信那个神是无限的还是有限的?

文 | 邓晓芒

假如我们不相信圣经里的神迹,甚至乎我们说哦,谢谢圣经27卷,要要等到最后390多年,某某会议还通过的,那等于我们没有考虑到圣灵除了默示圣经以外,之后还继续的保守圣经的传递、抄写、也保守的一代的教会都承认这27卷是神的话。也就是说我们多多少少,就忘记了那个超自然的那个成分。

中国一百多年以来的中西文化碰撞,应该说在19世纪末以前,我们大致上处在第一个阶段。从1840年直到甲午战争以前,我们基本上处在第一个阶段。西方的文明,物质的东西我们可以拿来,物质文明我们可以拿来,但精神文明那是绝对不可能进来的。那么进入20世纪,在整个20世纪,基本上是处在第二个阶段以及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的过渡。这个阶段,我们发现了很多相同的地方,我们把马克思主义跟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这不是同吗?除了马克思主义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主义,我们都想把它运用到中国的实践,解决中国的问题。这就是看到它同的方面、相通的方面,我们甚至于还取得了现实的成果。但是我们跟西方文化的隔膜恰好在这一层面纱的掩盖之下越来越深。你无法理解所谓马克思主义究竟讲的是什么,你以为你已经把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这个老祖宗都搬到中国来了。实际上你跟他根本就没有形成对话,也没有达成理解。所以我们讲这个时候的马克思主义是简单化的,是实用主义的理解。那么现在呢,是跨入到了第三个阶段,从本世纪开始我们进入第三个阶段。当然从20世纪末已经开始了,现在是处于第三个阶段的起步的时候。所以我这篇文章呢,主要是出于这样一个目的来写的,就是要在我们看起来好像已经吸收了的那些西方文化的观点里面,揭示出它的一种文化错位,实际上是不同的,实际上跟西方原本的那种理解是完全不同的。当我这样说的时候,那就意味着我已经从西方的原来的意思里面理解到了一些原本的东西了。当然是不是这样还有待于读者的评价,但是我自认为是这样的,就是说我是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我们以往对西方哲学的这样一种解读,里面充满着文化错位。

一个不承认圣经里面的超自然的神迹的基督徒,所谓基督徒,他那个神归根究底,岂不就是一个有限的、有位格的神吗?一个不相信圣经完全的神所默示的,不接纳圣经里的超自然因素的基督徒,他心目中那个神,跟哲学家这里头讲的有限的神,是一样的。因为我们手上这本圣经,圣经里所自我启示的神,他是自我启示、自我作见证的。神说的话,神自己证明、神自己见证他的话是真的。假如不是这样子的话,那个神是有限的。

我再说一次,真神是自存的、自有永有的、自存的,是自足的、self sufficient他不需要依靠任何外在物来存在的。他是自证的,自己见证自己的。然后当然他是自我启示的、普遍启示是跟圣经的里面的启示。

达尔文进化论本来在伦理上是一个中立的学说,达尔文是自然科学家,他通过研究自然界总结出了一些规律,然后把它发表出来了。赫胥黎把它运用到伦理方面,但是按照赫胥黎的那种伦理原则,跟我们接受它的时候所期望的那种伦理原则是背道而驰的。

yabo.com,假如我们心目中的神,不是自存、自足、自证、自我启示的话,那我们就多多少少发明了一个有限的神,与圣经的神,是不同的神。我知道很多时候我们是无意的、好意的,甚至乎,但是圣经的神不是有限的。

首先是严复对达尔文进化论的接受,我称之为“选择性的接受”。严复在介绍达尔文进化论的时候,他就有选择性。这是我们近代一百年以来,可以说是思想引进的开山之作,就是严复所翻译的《天演论》。很多思想上的斗士或者是革命志士,或者是理论家,或者是哲学家、研究的学者,都是在当时读了严复翻译的《天演论》而思想上起了极大的变化。因为这是最新的思想,他们认为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是新的,当然在西方已经不新了。19世纪达尔文的进化论早已经提出来了,在严复那个时代,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把它翻译过来。但是对中国人来说是闻所未闻的。严复把它翻译为《天演论》,他依据的原本是赫胥黎的《进化论与伦理学》。

我们继续读英文,英文字第12页最后两个字三个字:Theismhas always regarded God asexternal(8:53) personal being infinite perfection.西方的有神论就是基督教和犹太教都承认神是一位绝对的、有位格的存有,他有无限的完美的。但是当19世纪的时候,当哲学的一元论开始兴起,那哲学家神学家就开始把圣经里的神、神学的神、基督教的神,就等同哲学里的the absolute,绝对的。

在达尔文以前有康德的“星云说”,就已经表达了这种思想。在西方,这种思想当然还是具有开拓性的,这个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里面对康德“星云说”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就是说从此以后呢,人们意识到了这个宇宙的发展,它是变化的,它不是静止不变的、永恒如此的。它不断地与时俱进,不断变化,这个宇宙是形成起来的。所以康德的《宇宙发展史概论》(现在译作《一般自然史与天体理论》)的“星云说”跟进化论呢,里面当然有一种思想的联系。在严复和康有为的书里面也都提到了康德的“星云说”。他们虽然认为这是完全西方来的东西,是新思想,但是其实跟中国传统的东西有密切的联系。康有为是比较明确意识到这一点的,他把所有这些东西都联系在一起,“公羊三世说”,《易传》里面的思想,达尔文的进化论,以及康德“星云说”都混在一起。这个是中国人在理解进化论的时候,他有一个先理解,一个前见,一个先见。从解释学的立场来说,先见是不可避免的,你肯定是要有先见的,不管你意识到也好,还是没意识到。但是先见在一定的时候要反思。先见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你一旦接受了以后,你反过来要反思,要知道你原来有些什么先见,这样就能够把你的先见和你所接受下来的东西区别开来,以便更进一步地深入对象。虽然深入对象还是有你的先见,但这个先见会不断地精确,不断地摆脱它的那种偏见的性质。先见,Vorurteilen,本来就是“成见”“偏见”的意思,我们讲这个是预先设定的,预先就定了,预先就是这样去想的,那不是偏见吗?我们说这个人的这个看法有他的偏见,抱有成见,也就是说本来他就有那样一种东西,所以他才这样看。这是免不了的,但是要把它减少到尽可能的小,不太影响它的客观性。还是要接近、慢慢地接近客观性。所以呢,严复在翻译的时候把赫胥黎的《进化论和伦理学》里面的有关科学的定义、科学的范围、科学的价值等,这些本体论形式的东西砍掉了,他认为这些东西没有用,砍掉它们对中国人的理解没有害处。因为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本体论,比如说《易经》,这个“穷则变,变则通”的变易观,这些东西是我们的本体论。我们可以把进化论安放到我们这个本体论的基础之上,这就把它中国化了。所以我们讲,把西方的东西中国化是从严复那里开始,就是这样干的。但中国传统里面当然还有另一方面,比如说道家的虚静无为,还有董仲舒的“天不变,道亦不变”,有一种反对变易的思想。但并不是说进化的思想就完全是从西方来的。在中国传统里面其实就有这方面的因素,所以进化论一被我们了解马上就把它结合到这种因素上面加以理解。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文化错位。

本文由yabo.com发布于亚博体育手机APP,转载请注明出处:却不至于橡西方形而上学那么枯燥,邓晓芒教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