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yabo.com > yabo.com > 曹德旺曾向曹晖喊话,但传承一直是中国家庭最

曹德旺曾向曹晖喊话,但传承一直是中国家庭最

2020-04-20 19:57

从某种意义上说,教育就是育心。福耀玻璃公司董事长曹德旺说:“人做事是要靠心来支配的,一个人有多少心,就能做多少事。”人应该有自尊心、自信心、善心、忠心、诚心、热心、虚心、悉心、细心、苦心、专心、潜心等等。

虽然进入21世纪,即使是有着显赫背景的人家,也很难再将祖训一条一条地装订成册,要求后代子孙一字不差的背诵,但传承一直是中国家庭最看重的一件事情。

摘要: "现在人在美国,不太方便接受采访。”对于外界有关公司接班人的传闻,4月12日晚间,身在美国的曹德旺面对长江商报记者的电话采访如是回复。   "现在人在美国,不太方便接受采访。”对于外界有关公司接班人的传闻,4月12日晚间,身在美国的曹德旺面对长江商报记者的电话采访如是回复。   此次传闻始于3月26日,福耀玻璃(600660.SH)发布公告宣布聘任叶舒为新任总经理,而叶舒的另一个身份正是创始人曹德旺的女婿。   一向被外界认为应该“子承父业”的长子曹晖,接班意愿始终不明确。为此,曹德旺曾向曹晖喊话,他甚至还给出了一个详细的接班计划:“接班的事情分三步走,第一步我们把总裁(左敏曾兼任)调整了;第二步把董事长交给曹晖,我去当名誉董事长;第三步,等曹晖操盘到一定程度了,几年以后,我名誉董事长也不当了,让他全部拿去,这样就接班了。”   公开喊话盼儿子接班   就福耀玻璃接班人而言,曹德旺最初的中意人选就是大儿子曹晖。   2006年起,曹晖便担任公司总经理一职,被外界视为将接班福耀玻璃。但在2015年7月,曹晖突然从福耀玻璃辞职,创立了一家汽车服务公司三锋集团。   “曹总已经去美国了,此行会持续数月,无法接受采访。”4月11日,长江商报记者联系了福耀玻璃的公关部,对方表示对接班人一事不便回应。   早在2013年,曹德旺曾公开表示对于未来长子曹晖接班的设想,然而至今曹晖也未做出回应。   “他不愿意怎么行?他不来当董事长,叫我一个老头子怎么办?”71岁高龄的曹德旺多次公开喊话希望儿子接班。在曹德旺眼里,在美国求学,并长期在香港及美国工作的曹晖,有些“西化”,“作为企业创始人,福耀玻璃的员工都很崇拜我,但曹晖不崇拜,他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思路,不盲从。”曹晖一直不愿意回国,曹德旺花了很大精力去告诉他这是社会责任。   事实上,对于子女的教育曹德旺也有着自己的观点,曹德旺说:“留给子孙的,不应是财富,应是智慧。”对于下一代,他更喜欢像自己母亲那样身体力行地教育孩子——早起晚归、省吃俭用、负责任。曹德旺自认“家庭观念”比较传统,和妻子从23岁结婚到现在,也过了几十年,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席”,意思是说要彼此珍惜,不要轻易去改变。   民企的家族传承计划   “家族企业有什么不好?”对于外界关于其家族企业的争议,曹德旺表示,让曹晖回到国内来做集团董事长,这种安排正是企业的需要。   曹德旺对其接班人的安排也证明了他的想法。不久前,原福耀CEO、有曹德旺“义子”之称的左敏辞去福耀玻璃总经理职务,紧接着女婿接任他的总经理之位,然后是曹德旺透露,将争取儿子曹晖接班。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曹德旺也抛出家族接班话题,他表示,“五百强中95%都是民营企业,他们怎么接班,中国(企业)完全可以借鉴”。曹德旺认为,如果某家企业在接班问题上遇到了麻烦,说明企业本身出了问题,不适合接班制度。如果企业做得很好,规章制度很健全的话,是可以顺利接班的。   公开资料显示,曹德旺共有3名子女:46岁的大儿子曹晖、女儿曹艳萍、39岁的小儿子曹代腾。目前关于曹代腾的公开信息不多,唯一一次聚焦在镁光灯下是在2012年,曹代腾在福建当地举办了一场热闹的婚礼。   “什么样的父亲生出什么样的孩子。曹家的子女走出去,跟人家讲这是我的孩子,你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富家人。”曹德旺谈起自家子女时充满骄傲。   事实上,在民营经济日益活跃的当下,家族传承已经成为绕不开的现实问题,包括很多中国领袖级的企业家,在接班人的问题上都有各自的布局和忧虑。   对此,财经学者吴晓波认为,如今的二代大多有海外留学的经历,他们对待人生、事业和财富的态度,与父辈截然不同。如果父辈们当年创业是为了温饱,那么二代经商则出于兴趣。前者的心态是卧薪尝胆、咬牙切齿,后者则是能进则进、享受过程。   凌晨4点打手电玩高尔夫   和对待家庭的态度一样,曹德旺有自己的处世哲学,年过七十,曹德旺更懂得“从心所欲”。   “我喜欢一个人凌晨4点去打高尔夫,下多大雨都去打。”曹德旺幽默地表示,即使凌晨4点独自一人打着手电去打高尔夫也不会孤单,因为还有一个帮忙托竿的人。   4月12日,美国当地时间上午九点(北京时间晚间九点),长江商报记者拨通了曹德旺本人的电话。电话中,七旬高龄的曹德旺声音微微颤抖,不过仍然显得很有精神。   在他人都将打高尔夫作为交际方式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个人打完就走的曹德旺显得有些“特别”。   曹德旺说:“从人们打高尔夫的习惯里,你甚至可以看出一个民族的行事风格。中国人打高尔夫,往往说‘我打了几杆’;而日本人总是问‘你的差点是多少’。为什么呢?因为日本人更崇尚标准与精准,因此他们往往一开始就会牢牢记住标准杆是多少。”曹德旺觉得,仅从这一点看,中国制造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但要做得更好些,曹德旺认为,那不仅仅是一家企业一己之力就可以做到的,而是整个民族是否能够摆脱“差不多主义”,是否可以形成对于专业主义的推崇,简而言之就是匠人文化的形成。   曹德旺说,今年以来,他要求福耀玻璃的每一个员工都要去寻找信仰,找到信仰。他认为没有信仰的人,是不可能安静快乐执着地做事,在他看来这就是道。

曹德旺的大儿子曹晖已经38岁了。记者问曹德旺:“曹晖是不是可以接班了?”他不假思索地说:“那肯定不行。”怎么就不行?在人们看来,曹晖已经很优秀了,上面所说的这些心应该说他都拥有了。当然,这全是由于曹德旺的教育。

传承的是什么?是血脉、财富,更是秉性、精神,简单的说就是做人、做事的道理。

从曹晖刚刚懂事起,曹德旺就有意识培养他的自信心、自尊心。上一年级不久,老师要同学们带小棒棒做加减法。曹晖对父亲说:“这有什么好带的。”父亲问:“不带小棒,别的同学做题时,你怎么办?”他说:“我可学习心算哪!”原来在学校,曹晖见一些比他大的孩子很会心算,觉得很神奇,他也要学。父亲说:“别人能做到的事,相信你也一定能做到。”父亲的话让他很高兴。那天,见曹晖没带小棒,老师不高兴了。但很快发现,刚刚布置的练习题,同学们还在数着小棒时,曹晖的得数已出来了,老师都觉得他很聪明。

规定,是一个冷冰冰甚至有些冷酷无情的字眼,但如果是家庭里的规定,就变得温情得多。

亚博体育手机APP,曹德旺认为,要培养孩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就得给孩子大的自由,做父母不能用许多条条框框捆住孩子的手脚。书该怎么读,得由孩子自己选择;读与不读,也得由孩子自己说了算。

清朝名臣曾国藩就将持家教子归纳为“勤、孝、俭、仁、恒、谦”。100多年过去,那些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企业家们,现在又在演绎着怎样的关于家规的故事?

自尊心、自信心不是妄自尊大,必须建立在对事物客观全面的认识之上。曹晖从大学毕业时,问父亲:“到玻璃厂后我做什么?”曹德旺说:“当然是从工人做起。”曹晖于是到了车间,认真当好自己的班。两年过去,曹晖问父亲:“我是不是可以不再做工人了。”父亲把手一摇,说:“哪有这么快?”这一问,直到6年后,曹晖才当上了车间主任。

  家规之一:独立人格

yabo.com,正在曹晖的车间主任做得顺风顺水时,一天,父亲对他说:“企业里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工人,你要是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能如此得心应手,那你还算真有些能耐了。”曹德旺这次是要曹晖独自去香港,他是让儿子空手离家的。曹晖苦其心志,硬是从小生意做起,通过几年打拼,拥有了一家很不错的公司,还添置了宝马。

李嘉诚

此时曹晖算得上是一个企业家了,可父亲却认为曹晖该到国外深造了,他让儿子去美国留学。这一去,曹晖6年基本没与父亲通过电话,父亲说儿子是恨他,曹晖则说自己是按父亲的愿望,苦心念书。6年下来,曹晖不负父亲的期望,获得了MBA,毕业后又留在美国创办公司。

李嘉诚家规:教育孩子应该培养他们独立的意志品格,不能溺爱娇生惯养,这与有多少家财没有关系。

曹晖什么时候能接手父亲的公司,这个不太好说。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即曹晖在接手父亲的公司之前,他还得在企业打磨几年。还是曹晖在香港办公司时,曹晖曾问父亲:“老爸,办企业要紧的是什么?”父亲说:“作为企业当头的,要紧的是什么工种都会干,只有这样,一旦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才知道如何去解决。一个当头的,如果不懂具体工艺,发生了问题就会被人糊弄。”他给儿子说了一件事:一个企业在生产中出现了原料泄漏现象,下面的人给老总汇报,这时,他们要称一称这当头的分量,十成的事他们只说了两成。这位老总对下面说的事根本不懂,但要表态,于是一拍腿说:“这样好!”事情的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再次给老总汇报时,多说了两三成。老总一听,这回有新东西,再一次拍腿说:“好,你们去办吧!”又有谁的企业能经受得住这般折腾呢?曹德旺的经验是,只有每一个车间都做了,所有的事就会了然于心,即使企业有几个有心机的人,当头的也会洞若观火。

“您有两个儿子,我也有两个。您是怎么管理他们的?”在长江商学院[微博][微博]组织的30多位内地企业家拜会李嘉诚的活动上,鼎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兵这样向李嘉诚发问。李嘉诚的回答是:“应该让孩子吃些苦,让他们知道穷人是怎么生活的。”

熟悉自己所做的事,即会做事,他还告诉孩子:“做人更重要。”从小,曹德旺就告诉孩子们要多做善事,能帮别人钱就一定不要吝惜。万一手中没有钱,也要给人帮力和帮言。因此他的3个孩子皆具有诚心、善心,生活极其朴实。站在人们中间,不说是曹德旺的孩子,根本就看不出他们是富二代。曹德旺捐款达45.8亿元,获评胡润榜“中国首善”。人们一定会说,这便是曹德旺高兴的事了。做了善事他当然是开心的,不过他说,曹晖的一句话令他引以为荣。曹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这一辈子大的遗憾,就是不会像爸爸那样再培养出第二个曹晖来了。”曹德旺每每向人说起儿子这句话时,就如同倾泻而下的阳光,让人感到一片灿烂。

李嘉诚坚持认为,教育孩子应该培养他们独立的意志品格,不能溺爱娇生惯养,这与有多少家财没有关系。

一个人大的成功,不是创造了多少财富,而是对孩子的教育。一个成功的教育,首要的就是培养孩子几种心,即:以赤子之心待人,以自信之心待己,以一颗专心做事。如此,根基在其中,伟力也在其中。

所以当李泽钜、李泽楷两兄弟去美国斯坦福读书期间,李嘉诚只给他们最基本的生活费。有谁能想到,现在人称“小巨人[微博]”的李泽楷当年还曾经在麦当劳卖过汉堡,在高尔夫球场做过球童,甚至背高尔夫球棒时曾弄伤了肩胛骨,直至现在伤患还会时常发作。

李嘉诚为了让儿子从小就明白,做任何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做生意需要不停地召开会议,依靠很多人的帮助。所以,他很早就让两个儿子旁听公司的董事会。

他认为富家子弟就好像温室的花朵,根基不稳,经不起风吹。李嘉诚将自己的艰难创业比喻成在岩石夹缝中生长壮大的小树。他说,根基不稳的植物,在外界的压力下,不易存活,而夹缝中的小树,却能傲立风霜而不倒。因此,他绝不放纵自己的两个儿子,他希望,儿子能够自强自立,独立面对打击,面对困境。

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至今还记得,他13岁中学毕业的那一年,父亲带着他去大街上修鞋,忙的时候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早上五六点钟就要起床,再加上当时的南存辉脸皮薄,觉得不好意思。

他向父亲提出想回到农村,即使在农村的时候也可以很轻松,睡到晚上也就扣点工分。但父亲坚持不同意。一个寒冷的冬天,南存辉不小心将补鞋的锥子深深地扎进手指,他咬牙拔出锥子,用片破纸包上伤口,坚持为客人补好鞋。

在修鞋的那几年里,南存辉培养起了自己的竞争意识。他每天赚的钱都比同行多,因为他速度快,修鞋的质量也更可靠。

后来南存辉在21岁那年开始创业时,也正是修鞋时看中质量的观念,让他在低压电器开关闯出了一片天地。

2007年,南存辉在美国读书的儿子就要毕业了,有一天祖孙三代人坐在一起讨论。南存辉坚决地要求儿子毕业后不准到正泰工作,应该去外面闯荡。这时,父亲说话了,“让他出去干,或者回公司干都行。”

南存辉反问父亲,“那当年,为什么你不准我回到更舒适的农村呢?”虽然当年在城里修鞋的南存辉也有些不情愿,但生活教育了他,“我的儿子也不能给他轻松的环境。”所以,每个假期儿子回温州,南存辉都要求儿子隐姓埋名,换上工作服到正泰公司的车间打工,和工人同吃同工作。

“千万不能因为自己赚了钱,就让儿子轻松地过活”,南存辉说父母给予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聪明的脑袋,明亮的眼睛和勤劳的双手。

家规之二:勤俭节约

周福仁

周福仁家规:贫困是资本,而不是障碍。

在地图上看,海城位于辽宁省南部,辽河下游左岸,辽东半岛北端,市内有平原,适宜农业发展;市内也有矿山,但在开采之前,对填饱人们的肚子没有任何作用。

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就生在这个偏远山区里,父母没有文化,把对子女的要求写在条条框框里是不可能的,因此,周福仁小时候所受的教导都是自然形成的,正所谓“因地制宜”。

周福仁在家排行老二,兄弟姐妹四人。在周福仁10岁时,父亲溘然辞世,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出工干活,缺少了劳动力,生活更是窘迫。

那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全国都是低销量,吃粮食的时候很少,平时都是把玉米秆碾碎了,掺上棒子面吃。周福仁当时正在读小学,经常饿的走不动路,在村里总是能听见小孩子饿的哭声。

等到周福仁十七八岁的时候,早已经下地干活了。当时还是缺少粮食,主要的口粮是“菜团子”,萝卜缨子、白菜帮子剁碎,攥在一起,表面上糊些面,下锅蒸熟,这种菜团子在周福仁看来“非常难吃”。做菜团子时,锅里会熬些粥,也是水多米少。吃饭的时候周福仁经常说:“粥分我多少我吃多少,菜团子我就不吃了。”因此,经常被家人责骂:穷人家生了个富人。

到了1974年,周福仁22岁,他已经是村里的生产队长,当时全村人均收入只有67块钱,整个村子十分之一人口外流。

周福仁就生在这样一个贫困山村的贫困家庭里,然而,从小受到的教育却很严格,父母期望子女有所作为,稍有错误就棍棒相加。周福仁对此这样评论:生活标准不高,但要求很高。

周福仁小时候很淘气,那段饿肚子的时光过去之后,能吃饱饭了。周福仁经常活蹦乱跳的出去,爬树、掏鸟窝。当时那个村子里刚刚出现苹果树,这便成了周福仁淘气的主要目标,老想伺机偷个苹果。在外面调皮之后,经常被人家找上家门,少不了又挨母亲一顿打。

无论是小时候挨的打还是长大后受的责骂,周福仁都记忆深刻,他甚至说,如果我没有那种家庭出身,就没有我今天。因为贫困已经成为他的资本,而不是他的障碍。就像他经常和员工说的:我现在什么苦都能吃。

本文由yabo.com发布于yabo.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曹德旺曾向曹晖喊话,但传承一直是中国家庭最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